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一式秘劍

文 / 六道沉淪

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 點擊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(疫情似乎更嚴重了,兄弟們一定要謹慎,盡量當一只快樂的宅咸魚,減少國家的負擔啊)

    呼嘯聲響徹天地,那是風在怒嚎,是寒風,冰冷的寒風裹夾著霜雪降臨這大地,在大地之上肆虐不休。

    風如刀、霜似劍,馳掠在大地之上,所過之處,樹木不是被吹斷就是凝聚上一層霜白,迅速蔓延。

    霜雪在風中飛舞。

    寒災降臨!

    大多數情況下,大黑天帝國的天氣還是不錯的,不冷不熱十分溫和,但寒災一來臨,那就不一樣了,寒風呼嘯、天寒地凍、霜雪交加,氣溫直接驟降許多,仿佛要凍結一切生機似的。

    這般寒冷,魔卒級和魔兵級都感覺難以承受,根本就不敢外出活動,只能待在家中烤火取暖。

    唯有到魔將級的層次,才能夠在一定的程度上抵御寒災的嚴寒,但也無法長時間抵御,真正能長時間抵御寒災嚴寒的,起碼是魔侯級的強者,至于魔王級,這般寒災對他們而言沒有多大的影響。

    話雖如此,大多數情況下,魔王級強者也不愿意頂著寒災離開部族深入荒野,太危險了。

    寒災之中,除了嚴寒酷厲之外,也存在著可怕的寒災魔獸,極其強橫。

    如今的青羅部族經過這一段時間大肆狩獵,早已經儲備了許多食物,正常情況下應該足以渡過這寒災,哪怕是這寒災持續一年之久。

    每一次寒災降臨時,都會有不少實力較弱的小型部族因此而覆滅。

    青羅部族首領的大木屋內,有耀眼的火光閃耀八方,一陣陣的熱意從那熊熊燃燒的火焰當中彌漫開去,驅散侵襲而來的寒意,在那火焰上,更是架著一只魔獸被炙烤著,點點油星不斷冒出,灑上精心研磨的調料后,那香味愈發的美妙。

    圍繞著那火焰,有首領青羅橫、狩獵隊總隊長青羅山,還有白易、陳宗和荊無雪三人。

    這是青羅部族僅有的五個魔王級強者。

    原本的青羅部族只有兩個魔王級強者而已,在眾多的小型部族當中,算是很一般,中下層次,現在多了三個完全不一樣了,在所有的小型部族內,也算得上是中上層次了。

    這一次能夠得到充足的食物儲備,可是與這三個新的魔王級強者分不開啊。

    要不然憑著青羅部族原本的實力,不知道要付出多少代價才能渡過這寒災,青羅橫還很清楚的記得,上一次寒災時青羅部族可是死掉了一半的族人,而且當時還折損了一尊魔王級強者。

    這一次,要是再如上一次那般損失慘重的話,那青羅部族就要完蛋了。

    慶幸、萬幸。

    “多虧有三位兄弟。”青羅橫提起酒壇哈哈大笑:“我先干為敬。”

    “首領客氣了。”陳宗也提起酒壇,白易和荊無雪提起酒壇,但并未干掉,他們對酒的興趣沒有那么大。

    “這寒災也不知道會持續多久,這一段時間就好好的待在族內。”青羅橫一口喝光那一壇酒水后說道,旋即,只見青羅橫手腕一轉,寬大的手掌當中就出現了一卷獸皮,那一卷獸皮深棕色,上面有點點細碎的金紋,更有一種十分古樸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這里面有一式劍招,是我十幾年前得到的,我參悟過,還不錯,只是我不練劍,也用不上。”青羅橫將那一卷獸皮遞給陳宗:“修兄弟和雪兄弟都練劍,對你們應該有些用,易兄弟雖然不練劍,但也可參悟此劍招,說不定有所收獲。”

    陳宗雙手接過那一卷古舊的深棕色帶金紋的古樸獸皮卷,只感覺入手時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十分美妙的觸感。

    隱約之間,陳宗似乎感覺到一絲絲的奇特劍意在那獸皮卷上彌漫而出,不禁多生出了幾分興趣。

    “首領,我能現在看看么?”陳宗反問道,這畢竟是青羅橫的東西,要現在就看,還需要征求一下對方的意見。

    “此物已經送給你們了,當然隨意。”青羅橫哈哈笑道。

    陳宗點點頭,當即打開那獸皮卷,一打開立刻就感覺到那一股奇特的劍意愈發的清晰、濃郁了。

    那劍意,是黑暗的,一種深沉的黑暗、極致的黑暗,仿佛要叫一切都沉淪于永恒深淵的黑暗,萬事不得超生一樣,但在剎那,卻又迸發出一股無上意志,那意志是如此的堅決、如此的決然、如此的拋棄一切如此的極端,只為了掙脫束縛,只為了不沉淪而沖出那永恒深淵而燃盡自身,化為一道光劃破黑暗照亮深淵,追求那瞬息的璀璨,又歸于永恒。

    那種感覺、那種意志頓時驚到了陳宗。

    如此的極端、又如此的極致、如此的熱誠、如此的純粹,仿佛要將自己的一切都燃燒一般,只為了換取那一劍,墜入深淵即將沉淪卻又破開深淵殺出化為永恒之光的一劍。

    只是第一眼,陳宗立刻有了幾分的領悟,只因為陳宗的悟性高超,同時又有一心混元境作為輔助。

    但就算是如此,也只是領悟了幾分而已,連入門都算不上,如此也說明此劍招的高超深奧之驚人。

    陳宗看了片刻之后,就將此卷軸遞給了白易。

    白易觀摩了片刻之后,則遞給了荊無雪,荊無雪神情一動,眼眸綻射出驚人寒芒,當即參悟起來。

    這是一招秘劍,名為魔光的秘劍。

    縱然只是初步參悟,陳宗卻也覺得此秘劍的強大,值得自己耗費時間和精力去好好的參悟,若是能將之掌握的話,說不定就能多一式殺招。

    多掌握一些殺招并非沒有好處,最起碼能夠更進一步的扎實自己的劍道根基,另外也可以增加自己的底蘊和戰斗手段,更不容易被人防備和針對。

    不多時,荊無雪就向青羅橫提出了告辭,要好好參悟這一式秘劍去了。

    陳宗和白易也隨之離去。

    青羅橫面帶微笑的目送他們離去。

    踏出屋外,寒風裹夾著霜雪鋪面而來,猶如刀劍般的犀利森寒,仿佛要將三人切割凍結似的,但陳宗三人實力強大,力量運轉之下,完全抵御住那風刀霜劍的侵襲,不受絲毫影響。

    要知道,陳宗三人的真實實力全開之下,可是要比青羅橫之流強橫許多,甚至青羅橫這般魔王級的強者能否接得住他們三招還是一個未知數,搞不好連一招都接不下。

    不過,三人都隱藏了自身真實的實力,只展露出小部分,差不多是正常魔王級的層次即可,否則太高的話,難免會引起更多的猜測乃至疑惑。

    寒災,不知道會持續多長時間,沒有人清楚,只能等待,等待寒災過去。

    好在這一次青羅部族內有了充足的食物儲備,還有許多野果野菜的儲備,又釀造了不少烈酒,就算是這寒災持續個一兩年,節約一些的吃,還是能勉強渡過的。

    寒災之下,陳宗三人都沒有外出,大多數的時間就是修煉、參悟,偶爾也會指點指點部族內的其他戰士修煉,畢竟魔王級強者的指點,還是很難得的。

    青羅橫很樂意看到這一幕,因為如此做對青羅部族后輩的成長是很有幫助的,能夠讓后代們更好的成長起來,進一步壯大部族,更好的傳承延續下去。

    木屋內,陳宗全力參悟那一式秘劍。

    這一式名為魔光的秘劍,其立意十分高超,威力也十分強橫十分驚人,但有一點,陳宗無法直接掌握,就算是悟透其中的奧秘也無法掌握,只因為這是魔人族強者所創造出來的秘劍,而魔人族的修煉之道與人族原本就不一樣。

    陳宗他們的本質是人族,只是用黑暗精魄的力量偽裝成魔人族,出手之間的力量波動和方式與魔人族一樣,只是表面一樣,一種偽裝一種迷惑,僅此而已。

    現在,陳宗就是要將這一式秘劍進行修改,修改成適合自己施展的秘劍。

    魔光秘劍的立意就是從無底的絕望深淵當中燃燒自身的意志,從而掙脫、超脫,化為一道永恒之光。

    立意不更改的前提下,要修改的就是其力量的運轉方式,而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饒是陳宗有高超的悟性和一心混元境的配合,再加上自身扎實無比的劍道根基作為前提,也難以在短時間內完成。

    轉眼,就是半年過去了,但寒災還是沒有過去,那風似乎愈發的劇烈了,每一片風似乎都凝聚成刀子一樣,生生的要將一切都擊碎,青羅部族的厚實木墻在那風刀的吹襲之下殘破不堪,如果失去那木墻的保護,部族內的一些木屋也會被吹垮。

    不得已之下,實力強大的狩獵戰士們只能充當維修工去修復木墻。

    半年時間,霜雪不斷的彌漫,地面早已經鋪滿了厚厚的一層,寒冷至極。

    魔卒級的魔人一旦走出去,短短幾息就會被凍結失去生命,魔兵級雖然強一些,但也強得有限,無法支撐過十息,哪怕是魔將級,也無法在這樣的環境下支撐過一刻鐘。

    這些魔人基本都要待在木屋內憑著木屋來抵御風寒的侵襲,然后穿著厚厚的獸皮衫,再生火取暖,唯有如此才能夠活得下去。

    所幸生活所用的木柴也儲備了許多,還有獸油等等。

    半年時間,陳宗也終于憑著自己的能耐,將那一式名為魔光的秘劍修改完畢,變成了屬于自己的一招秘劍。

    這一招秘劍和舍神殺又有不同,但其威力卻也十分強橫。 ( 劍道通神 http://www.xmqhjf.tw/10/10182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。

穿越小說吧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,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://www.xmqhjf.tw

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乐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