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兩千七百八十二章 依葫蘆畫瓢

文 / 左耳思念

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 點擊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眼下沈風面臨的問題幾乎是無解的。

    他想要靠著觀看那名中年男人煉制,就將每一個步驟的奧秘參悟,這可以說是絕對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荒古之前的煉心手段,這是沈風第一次接觸到,他根本沒有參考的地方。

    如今就算讓他去不停的觀看那名中年男人煉制的影像也沒用,該記住的他絲毫不差的全都記在了腦中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他只能夠開始嘗試著在腦中進行演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時間匆匆。

    沈風在血紅色戒指內已經停留了一個月,而外面的世界也整整過去了一天時間。

    那些三品和四品煉心師在經過一天的痛苦之后,他們終于是咬牙堅持了下來,可十天之后,他們將再次承受痛苦,如此不停的周而復始下去。

    寧家的這種毒可不是開玩笑的。

    如今那些三品和四品煉心師,全部站在了鄒石海的身后,他們心里面對沈風十分的厭惡,甚至是憎恨。

    在他們這些人看來,自己落得如此下場,有一部分原因是在沈風身上。

    如若沈風沒有出現在這里,寧無雙也不會讓他們去和沈風交流一下煉心,那么最終他們的結果可能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寧無雙是他們這些三品和四品煉心師得罪不起的人,他們自然只能夠把怒火轉移到沈風的身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鄒老,已經過去整整一天時間了,那小子該不會是在房間內拖延時間吧?”

    “這還用說嘛!當初鄒老他們都沒花費這么多時間,他肯定是早就煉制失敗了,只是暫時沒臉從房間里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該死的小子,他這是讓我們這么多人在這里白白等候嗎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些三品和四品煉心師接連開口。

    盡管寧無雙承認了沈風是她的朋友,但如今沈風遲遲沒有從房間內踏出來,他們在一旁說上兩句,寧無雙應該不會再直接動手的,況且他們觀察到有些寧家人臉上同樣浮現了不耐煩,所以他們才敢這般說話。

    寧無雙柳眉緊緊皺起,美眸里冰冷閃現。

    鄒石海見此,他道:“寧姑娘,他們只是在說實話而已,況且之前的事情,他們已經受到了懲罰,難不成他們連說話的權利也沒有了?”

    在場那些寧家長老也不希望寧家和煉心界的關系鬧得太僵,他們紛紛用傳音勸說了。

    “無雙,不要再對那些煉心師動手了,今后我們寧家總會要用到煉心師的時候,在二重天之內,我們寧家還沒有到一手遮天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“無雙,他們說的也不是一點道理也沒有,那小子在房間內整整一天了,照理來說,煉制乾坤丹元液的三份材料也該消耗完了,我們難道要在這里一直等著嗎?”

    “我看那小子根本沒有一點本事,他這是在戲耍我們,要讓我們這些人在這里白白等待,他這是想要找死啊!”

    “無雙,放棄吧,我們明明知道那小子不可能是一名六品煉心師的,該放下的總是要放下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面對寧家這些長老的傳音,寧無雙冷眸掃視了他們一圈,用傳音說道:“那些煉心師并不是我寧家的人,我確實也不能做的太過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們都是寧家內的長老,你們有沒有把我當回事情?”

    “我再說一遍,沈公子是我的朋友,如今他還沒有從房間內走出來,你們就給我閉上嘴巴等著。”

    那些寧家的長老在聽到寧無雙這番動怒的傳音之后,他們一個個身體變得僵硬了,心臟陡然加快了跳動的速率,喉嚨里拼命的吞咽著口水,根本不敢再多說任何一句廢話了。

    剛剛他們是等的實在厭煩,才會這般忍不住傳音的,如今在回過神來之后,他們又想起了寧無雙平時的作風,一時間,恨不得狠狠給自己幾個嘴巴子。

    杜伯看了眼寧無雙和那些寧家長老,他隱約猜到了寧無雙和那些長老在傳音,他喉嚨里嘆了口氣之后,同樣用傳音說道:“寧丫頭,不要抱太大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雖說沈小友不是那種胡鬧的人,但他煉制出乾坤丹元液的幾率真的很低。”

    寧無雙對杜伯還是很尊敬的,她貝齒情不自禁咬了咬嘴唇,盡管她知道杜伯說的沒錯,但她心里面如何能夠甘心啊!

    這乾坤丹元液對她來說很重要,甚至對整個寧家來說也很重要。

    寧無雙緩緩吸了一口氣之后,目光看向了沈風所在的房間,她并沒有再說話,臉上也沒有任何的表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房間之內。

    沈風從血紅色戒指內出來了。

    之前,他原本想要通過一次次演練,來嘗試著先將煉制的過程演練出來。但他最后發現,因為無法確定具體步驟內的情況,他根本不能演練出一個完整的過程。

    隨后,沈風便在血紅色戒指內,用燃星凝聚了一根火焰柱子,然后用七彩玄心炎化為一道道符紋,在火焰柱子上形成。

    他只能夠分開攻克一個個的難題,對于他而言,他并不知道該用什么手段,來讓七彩玄心炎形成特殊符紋。

    所以,他只能夠依葫蘆畫瓢,利用自己的方法,讓七彩玄心炎變成那一個個符紋的樣子。

    那一個個符紋十分的特殊,沈風在血紅色戒指內花了好多天,才讓七彩玄心炎化為符紋的樣子,在燃星凝聚的火焰柱子上形成的。

    沈風不知道這有沒有用?

    他清楚只有正式開始煉制的時候才能夠知曉了。

    之后,他又依葫蘆畫瓢的用凝聚的玄氣,勾畫那兩個自己看不懂的圖案。

    他完全是不顧其中的玄妙,只是將那兩個圖案復制般的勾畫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又花去了他好多天的時間,況且他一直在練習符紋的形成,以及勾畫復雜的圖案,直到可以快速完成這兩件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才足足在血紅色戒指內耽誤了一個月。

    如今終于是到了正式煉制的時候了,沈風很快就能夠知道,這樣依葫蘆畫瓢的復制了荒古之前的煉心手段,最后到底會不會起到作用?

    在煉制乾坤丹元液的過程之中,凝聚的火焰柱子和特殊火焰符紋,需要抽取天地間的玄氣,所以沈風只能夠在外面的世界煉制。

    調整了一下身體內的氣息之后,沈風將煉制乾坤丹元液的三份天材地寶拿了出來。 ( 最強醫圣 http://www.xmqhjf.tw/11/11689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。

穿越小說吧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,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://www.xmqhjf.tw

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乐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