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53章

文 / 風起閑云

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 點擊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第3053章

    這一戰,已經持續的時間,無論是對于蘇陽來說,還是對于戰天使來說,似乎都有點長,有點艱辛,有點讓人快要抓狂,有點讓人就要發瘋。

    尤其是現在這種狀態之下,戰天使和蘇陽都感覺到有一種窒息般的痛苦。

    這種感覺就好像在濃濃的大霧之中,走在懸崖的鋼絲之上,四周茫茫一片,不知盡頭,也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一個什么樣的意外狀況。

    一個在繼續閃避!

    一個在繼續進攻!

    蘇陽和戰天使現在似乎只能這么麻木的繼續下去,無論是誰,已經都不敢停下,耗盡所有,費盡心機,一點都不敢停下,停下就是失敗,失敗就極有可能死亡。

    是的,現在無論是蘇陽,還是戰天使,都在承受著巨大的壓力。

    蘇陽的壓力是來自于戰天使,對方的攻擊,他不知道還會持續多久,只能竭盡全力保持現狀,不斷的努力堅持下去,避開一道又一道攻擊,使出渾身解數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伴隨著戰天使不斷的逼近,巨型重劍能夠籠罩的范圍更加密集,幾乎每一次都只有極小的空間留給蘇陽,他必須在一瞬間做出準確的判斷,并果敢的付出行動。

    在這個過程中,差一點就是死亡!

    故,現在的蘇陽可以說是已經把全部的腦力,全部的體力,全部的能力,都全部壓在這上面,竭盡所能。

    戰天使的壓力是來自于蘇陽,盡管從表面上來看,是它完全掌握了主動,也擔當進攻的角色,只要能夠比蘇陽堅持更久,只要蘇陽犯上一個最最最低級的錯誤,它都極有可能取得最終勝利,一劍把蘇陽斬殺。

    可讓戰天使心力交瘁的是,蘇陽直至此刻也都沒有犯過任何錯,正確又精準的判斷,迅捷又果斷的移動,見縫插針,無孔不入,總能夠在命懸一線的時候,找到正確的位置,并瞬間付出行動,避開戰天使的劍擊。

    一時間,戰天使都要有些絕望了!

    為什么,為什么,為什么!

    明明雙方已經相距很近,明明揮劍的速度已經很快,明明攻擊的范圍十分密集,幾乎連一點閃避的空間都沒有,并且還是稍瞬即逝。

    偏偏在這樣的攻勢之下,就是砍不中蘇陽一劍,甚至連擦一下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這得是多么可怕的計算能力,又是得多么無畏的心智,在能夠做到這種程度,于逆境之中,永遠那么精準的找到一線生機。

    對此,戰天使懷疑,自己永遠都不可能砍中蘇陽,只能不斷又盲目的攻擊著,直至耗盡最后一點神性力量,然后再屈辱的認輸。

    絕不!

    戰天使已經是殺紅了眼,且事情已經到了這種地步,怎么甘心功虧一簣,放手認輸?

    戰天使此刻就像是輸紅了眼的賭徒一般,麻木又慘烈的揮動著手中的巨型重劍,一遍又一遍,并不斷的在心中瘋狂吶喊道:再快一點,再快一點,再快一點啊!

    只見戰天使的劍越來越快,并且為了追求更快的劍,更密集的攻擊,咬牙再次犧牲一點攻擊的力度,揮出一道道恐怖的劍網,籠罩蘇陽,瘋狂又致命。

    頓時,蘇陽就清楚的感覺到壓力大增,大汗淋漓的他,不得不更快的計算,更果斷的進行閃避,且更加一點保留的心思都不敢有,拋棄所有雜念,瘋狂閃避。

    萬幸,在這種情況之下,蘇陽成功的硬生生頂住了壓力。

    戰天使更快的劍,更密集的攻勢,還是被蘇陽給成功撐了過來,沒有被命中一劍。

    戰天使紅著一雙眼,劇烈無比的喘息著,同樣大汗淋漓的它,有些不敢相信,也無法接受,為什么這樣還是無法命中蘇陽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戰天使因為始終無法命中蘇陽,且神性力量消耗過劇,及在強烈的不甘心之下,心理開始逐漸呈現出某種程度的扭曲。

    首先,一切危險因素,已經不在戰天使的考慮范圍之內。

    其次,現在的戰天使只有一個念頭,就差一點,就差一點,就能夠成功命中蘇陽。

    最后,戰天使覺得自己只要再稍稍冒一下險,便能夠得償所愿。

    這,是典型的賭徒心理。

    現在的戰天使就像是一個輸紅了眼的賭徒,越陷越深,并強烈的認為,自己砍不中蘇陽是運氣太壞,及自己太過于保守。

    故,只要稍稍再狠一點,再冒險一點,就能夠成功取勝。

    基于這種賭徒心理,戰天使已經開始不考慮后果,不僅再次更進一步降低攻擊力,用于提升揮劍的速度,還瘋狂的向前逼近幾步,試圖拉近與蘇陽之間的距離。

    太冒險了!

    在這種距離,這種情況之下,只要蘇陽成功完成一次反擊,那么戰天使就根本反應不過來,會直接被命中。

    屆時,防御力幾乎為零的戰天使,必敗無疑!

    可是,眼下這一種冒險,明顯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正所謂狹路相逢勇者勝!

    如果計較得失,害怕失敗,瞻前顧后,那么本來能贏的局面,都有可能會失敗。

    反之,如果足夠果斷,即便是勝負率不是很大,可有時候只要抓住關鍵性的一擊,就能夠換來勝利。

    因此,戰天使此刻做出的判斷,無疑是正確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當攻擊的范圍,已經密集到針扎的孔都沒有,蘇陽還怎么見縫插針,還怎么無孔不入,還憑什么躲掉來自戰天使的攻擊。

    畢竟,你也得有機會躲才行!

    現在,毫無任何疑問,當戰天使揮劍的速度超過某一個數值,又距離蘇陽相當近的位置之后,它揮出的劍,已經到了蘇陽即便是真的變小成一根針大小,也沒有縫隙躲避過去。

    中!

    連續三劍,戰天使成功的命中蘇陽,攻擊幾乎是緊挨著蘇陽釋放,避無可避。

    成功了!

    看到連續三劍都準確無誤的命中蘇陽,戰天使當場雙目一睜,一種前所未有的滿足感充斥在心底,讓它忍不住想要咆哮,想要發泄,告訴所有人,它成功命中蘇陽了。

    可是,戰天使雖然成功了,但卻有些太晚了。

    只見被連續三劍命中的蘇陽,踉蹌幾步,就這么停了下來,用似乎有些茫然的眼神注視著身上三道猙獰的傷口,大概……似乎……好像沒有想象中的那么恐怖,也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威力驚人。

    是的,直至剛剛蘇陽都以為,戰天使的劍擊自己根本承受不住,擦到就是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結果呢?

    傷確實有點重,被破開了第八代靈裝不說,傷口也深可見骨,乃至內臟。

    可是并不致命!

    且以蘇陽目前的修為和實力,咬咬牙還可以撐一下,再被砍中三五刀也只是重傷,卻不會死。

    頓時,蘇陽心頭升起幾分明悟,他知道戰天使的攻擊,似乎已經完全無法構成致命的威脅。

    一時間,蘇陽的雙眼亮了起來,嘴角掛著邪氣凜然的笑容,殺機四溢。

    戰天使則還處于興奮和瘋狂的狀態之下,并不知道自己的攻擊,沒有對蘇陽造成致命的殺傷力,它以為蘇陽已經死了,或不死也已經殘了。

    直至蘇陽突然暴起發難,鼓起余力,一刀斬出驚人的雷霆,好似天劫一般從天而降。

    轟~!

    處于癲狂狀態之下的戰天使,根本沒有機會進行反擊和躲避,被天劫一刀直接命中,當場就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。

    “啊~!!!”

    戰天使痛苦無比的悲鳴著,嘶吼著,在天道劫雷的轟炸之下,幾乎零防御的狀態,根本就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下一刻,肌肉痙攣,皮膚焦臭,就連羽毛都被高溫燒灼殆盡,烏漆嘛黑的,零零散散掛在寬大的翅骨之上,慘不忍睹。

    可以說,戰天使現在整個人都算是已經被烤熟了,讓蘇陽對天劫一刀造成的威力,都有些大吃一驚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見識過戰天使皮粗肉厚的恐怖防御之后,居然如此輕易的破防,造成遠超攻擊力的殺傷效果,蘇陽怎么可能不意外。

    而在意外過后,蘇陽反應也是極快,立刻做出一個精準的判斷,那就是現在戰天使的防御,似乎有點弱。

    念及此,蘇陽的雙目立刻又是一亮,勝利的曙光已經照耀出一條凱旋大道,令蘇陽充分意識到,勝利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可是當蘇陽鼓起力氣,準備再接再厲的時候,突然體內傳來的一陣空虛,讓蘇陽有些頭暈目眩,差點一頭栽下去。

    不好,消耗有點大!

    蘇陽嘴角禁不住泛起幾分苦笑,剛剛如此激烈的閃避,幾乎耗盡了蘇陽所有的心力、精神、體力,再加上本身就受傷非輕,導致強行爆發出天劫一刀之后,似乎已經是沒有余力。

    而在這時候,戰天使已經反應過來,似乎非常詫異,為什么被自己的攻擊命中之后,蘇陽居然還沒有死?

    不,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,我必須進攻,我不能輸!

    戰天使鼓起力氣,艱難的抬起手,就要再一劍劈向蘇陽,整體都給人的感覺,是那么的執著和可怖。

    蘇陽大驚失色,似乎沒想到戰天使居然還有一擊之力,趕緊咬牙擠出最后一絲力量,舉刀就朝戰天使劈了下來。

    這一刀,沒有雷霆纏繞,也沒有驚人的刀芒,只有蒼雷寶刀最純粹的鋒利。

    這一刀,如果在平時,蘇陽肯定不堪入目,可是現在已經容不得他思考太多,只能咬牙揮下去,用盡最后的力氣,讓揮刀的速度更快一點,搶在戰天使的前面,率先攻擊對方。

    一時間,蘇陽和戰天使的念頭,好似都差不多。

    可,誰能夠更快一點呢?

    眼看著,蘇陽舉起刀就要落下,戰天使也舉起了劍,就要斬下。

    突然,就在這時候,蘇陽的手,和戰天使的手,同時被人給準確無誤的握住,他們二人的攻擊,都被同時給阻止了。

    “這一次,我們至暗天族認輸。金鱗,是你們蒼穹集團的了。”智天使和言天使不知何時出現在戰天使左右,正是智天使握住和阻止了戰天使的攻擊,并主動認輸。

    “好,老夫替蘇小友答應了!”李耳不知何時站在蘇陽的身邊,握著蘇陽的手,替蘇陽答應放過至暗天族,雙方不再繼續糾纏下去。

    對此,智天使也沒有再說什么,看了一眼陷入昏迷狀態的蘇陽,再看一眼同樣陷入昏迷的戰天使,他們直至最后一刻,都在保持著進攻的姿勢。

    頓時,智天使心中有感而發,忍不住發出一聲長嘆:“哎~,這份頑強的意志,讓人不得不佩服啊!”

    這份贊嘆,智天使究竟是在說蘇陽,還是再說戰天使,亦或者說二人皆有?

    答案,似乎在此刻都已經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因為在說完這一句話之后,智天使和言天使就左右攙著戰天使,頭也不回的離去,走的沒有一絲一毫的遲疑。

    李耳沒有阻攔它們,繼續溫和的微笑著,一手攙著蘇陽,一手捻須,讓人猜不透他此刻心中究竟在想一些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而就是在這種氣氛之下,天色,不知何時已經亮了。

    黑夜,已經過去。

    白晝,不知何時,已然降臨。

    李耳攙扶著不知何時昏迷過去的蘇陽,感受著他體內散發出來的強大執念,微微灑脫一笑,風輕云淡的捻著胡須,淡淡說道:“總算,結束了!”

    是的,就仿若在印證李耳這句話那般,隨著黑暗過去,白晝降臨,與五大惡族聯軍一戰,也將迎來終點。

    畢竟,在黑夜之中,蒼穹集團十分擔心來自黑夜高污染的風險。

    萬幸的是,這個過程大家成功堅持了下來,其中蒼穹要塞就起到了至關緊要的作用,撐起一片光明籠罩的地域,給予蒼穹集團一定的戰斗空間。

    這,也是為什么蘇陽堅持不惜一切代價,斥巨資修建一座蒼穹要塞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且不說別的,若是要塞建設的不夠強大,被敵人給輕易摧毀,將會徹底失去庇護,完全在黑暗中戰斗,到時候還是否能夠幸免于來自黑暗高污染的風險,就是一個未知之數了。

    故,在蒼穹要塞的庇護之下,再加上第八代靈裝本身含有的世界之力,成為蒼穹集團能夠在局部作戰的關鍵,支撐到下一個白晝的降臨。

    而伴隨著白晝的降臨,及來自黑夜高污染的風險過去,束手束腳的蒼穹集團,將會徹底放開手腳,展現出他們非同一般的進攻性。

    首先,是五大惡族聯軍僅余的,還在苦苦堅持的殘兵們。

    在沒有黑夜高污染的風險之下,處于待機狀態的機動戰甲,如汪洋一般再次行動,把五大惡族聯軍最后的殘兵,一個都不放過,悉數完全吞沒和摧毀。

    之后,原本六對十的副首領級別的戰場,因為李耳強勢介入過一段時間,成功重創了牧樹人綠葉,并完成俘虜,導致勝利的天平出現極大的傾斜。

    然后,就是智天使、言天使的脫離戰斗,帶著戰天使一并離去之后,直接導致副首領級別的戰場,再無任何的懸念。

    這一切,就如同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,即便是在六對七的情況之下,五大惡族聯軍最后的力量出現了潰敗式的滑落。

    最后,六位來自蒼穹集團的強者,加上兩只死亡之手的回援,通過快速擊敗俘虜了三位五大惡族聯軍的副首領。

    至此,這一戰再無任何懸念。

    就這樣,當李耳成功護送蘇陽回蒼穹要塞,再臨戰場,以太極大道堵住試圖逃走的最后幾位五大惡族聯軍的副首領之后,匯聚蒼穹集團現在還能夠戰斗的力量,一舉奠定勝負,五大惡族聯軍的副首領級別連逃走都做不到,被悉數俘虜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蒼穹集團大獲全勝,不僅盡滅五大惡族聯軍的精銳戰士,還成功俘虜了大荒妖族的正副首領、黑暗精靈族的正副首領、暗黑巨靈族的正副首領、深淵族的兩位副首領。

    再加上先前俘虜的黑暗命樹族的正副首領,黃泉尸鬼族的正副首領,及擊殺了深淵族的首領。

    這一戰過后,蒼穹集團總共俘虜人數高達十七位頂級強者,盡滅七大惡族的精銳戰士,真可謂是戰績輝煌,令人為之側目。

    同時,俘虜這么多人,不僅僅把七大惡族在美食界的收獲盡收囊中,回頭還可以通過交贖金的方式,收獲一大筆財富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通過這一戰,蒼穹集團雖然斥資浩大,可是收獲也是相當驚人。

    且不說別的,不僅所有的導彈錢,修建蒼穹要塞的資源,及生產蟲武神、死亡之手的資源,都已經全部賺了回來,甚至還有巨大的富余,讓蒼穹集團大賺特賺,盆滿缽滿。

    當然,勝利雖然喜人,但依然難免還是有些遺憾。

    首先,因為黑暗元素族成為盟友的原因,是無法再從它們身上收回資源,這讓針對黑暗元素族的所有部署,全都浪費,打了水漂。

    好在,黑暗元素族幫忙成功擋住了死海族,履行承諾,從始至終都沒讓人家搗亂,否則蒼穹集團這一戰,能不能贏,還是一個未知之數。

    其次,至暗天族不愧是從諸天世界時期,就公認實力第一,且最特別特殊的種族。

    蘇陽自然對陣其它大惡族任何一位半神之下的頂級強者,都絕對不會輸的情況之下,在與至暗天族的戰天使一戰,結果有點令人遺憾,誰也沒贏,誰也沒輸,應該可以用平局來作為一個結果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蘇陽沒有打贏戰天使,最后只是拼一個平局之外,卻也沒有攔住至暗天族的言天使、智天使,令它們非常從容的離去。

    不過,這并不能怪李耳,換做蘇陽也會選擇這么做。

    皆因,至暗天族實在是太特殊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親自與至暗天族的戰天使一戰過后,蘇陽清楚的意識到,該族雖然因為特殊的體質無法誕生半神,但八大天使之王,及凌駕于八大天使之王之上的兩位圣天使,都絕對不能小覷,至少要以半神層次的程度來對待。

    對此,從某些方面來說,蘇陽對陣戰天使,等同于對陣一位半神層次的存在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蘇陽與戰天使這一戰,等同于與一位半神打成平手,光是這一點就足夠蘇陽自傲,充分展現出蒼穹集團的強大實力。

    當然,話雖這么說沒錯,也可以這么進行計算。

    但,這一切的前提是建立在,至暗天族未有拿出自己“核武器”的情況。

    故,如果戰天使施展無敵戰體,蘇陽肯能連一擊都承受不住,將會被直接打爆。

    好在,至暗天族并不會這么做,因為這畢竟是“核武器”,一生只能夠使用一次的震懾級武力,用來跟蘇陽換命,真的得不償失。

    更何況,如果至暗天族拿出自家的“核武器”,別說蘇陽抗不住,其余大惡族也一樣抗不住,都會被一拳打爆。

    這,正是至暗天族特別的地方,不能用正常的范圍來定論。

    同時,這也是為什么李耳主動放智天使、言天使、戰天使三位天使之王,離去的主要原因,就是因為沒有必要跟它們死磕,僅僅不過是為了至暗天族手中在美食界的收獲,沒什么比這更愚蠢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最后,蒼穹集團雖然從八大惡族聯軍,再到五大惡族聯軍,成功取得勝利。

    可是在這么一個過程中,蒼穹集團付出的代價也不小。

    蘇陽力歇昏迷,戰平安重傷,聶凌波重傷,且在副統領級別這一戰過后,青封寒、九戮真君、袁天裂、劍萬里、宋山、屠嬌嬌亦同樣受傷不輕,只能保證基礎的戰斗力。

    畢竟不管怎么說,這一戰在最開始的時候,可是實打實的六對十,人數不占優勢的情況之下,能夠翻盤取勝,且從始至終都死死纏住了對手,可謂是相當的不俗。

    基于此,一定程度的損傷真的在所難免,蒼穹集團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。

    那就是這么一場激烈的大決戰過后,蒼穹集團上上下下,除了李耳之外,皆是傷的傷,殘的殘,幾乎全體都躺在療養艙之中,老老實實的接受治療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蒼穹集團雖然取得最終的勝利,但也真的是一場慘勝。

    可即便是如此,蒼穹集團也彰顯出了他們的不俗、氣魄,乃至強悍無比的實力。

    以一敵八!

    蒼穹集團對抗八大惡族聯軍,一路戰到最后,不妥協,不服輸,萬眾一心,取得最終的勝利,光是這一份戰績,就足以揚名這個大黑暗時代,告訴所有人,所有種族,所有生靈。

    我們蒼穹集團,來了!

    是的,這幾乎可以說是蒼穹集團的正名一戰,即便只是慘勝,面對最初的八大惡族聯軍,到之后五大惡族聯軍,蒼穹集團都以不輸于任何人的氣魄,取得最終的勝利。

    而面對如此輝煌的大勝,無論十大惡族是否愿意,都必須承認蒼穹集團,絕對有資格在這個大黑暗時代里,分一杯羹,奪一口食。

    當然,這一切都是之后的事情,暫時不是現在該考慮的問題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蒼穹集團雖然取得勝利,成功把六大惡族清出局,并打殘了至暗天族,但仍然不能忘記,這一次的奪金鱗之爭,還沒有徹底解除。

    是的,不到最后一刻,誰也不知道真正的結果如何,誰也不敢確定金鱗最后花落誰家。

    且不說別的,至少死海族還有一戰之力,至暗天族三位正副首領都還活著,誰知道它們之后會不會甘心就這么結束。

    不怕一萬,就怕萬一!

    萬一至暗天族不服氣,尋上死海族,選擇與死海族合作,再攻蒼穹集團,那蒼穹集團可就真的要不妙了。

    畢竟,蒼穹集團現在死的死,傷的傷,只余李耳還算擁有比較完整的戰斗力。

    故,若是至暗天族的三位正副首領與毫發未傷的死海族合作,選擇在這個時候進攻蒼穹集團,蒼穹集團還能夠保證多少戰力應對困局,確實有點懸。

    而就算至暗天族不選擇和死海族合作,只要把蒼穹集團現在近乎于殘廢的情況告訴死海族,死海族傾巢而出,對于蒼穹集團來說將會是一場苦戰。

    當然,蒼穹集團現在還有黑暗元素族這個盟友。

    可誰都知道,這只是盟友,雙方到現在也只是口頭約定,處于比較敏感的時期,無法做到真正的竭力合作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萬一在這時候黑暗元素族掉鏈子,不再擋在死海族的前面,蒼穹集團直接等同于被賣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蒼穹集團無法真正確定黑暗元素族的態度,誰知道它們是不是故意假裝合作,實際上是在玩一招河蚌相爭漁翁得利的戲碼,最后當大家都拼殘了以后,干脆來一個一網打盡,把金鱗給奪至自己的手中。

    因此,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,危險并沒有過去,大家必須時刻做好再大戰一場的準備。

    好在,蒼穹集團的擔憂,并沒有發生。

    黑暗元素族和死海族拼了一場,雙反各有損傷,誰也沒有討得便宜,最后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至暗天族真的銷聲匿跡,再也沒有顯露出任何蹤跡,大有躲到奪金鱗之爭徹底結束的時候。

    就這樣,在心驚膽顫的過了好幾天之后,青封寒、劍萬里、宋山、九戮真君、袁天裂、屠嬌嬌率先恢復戰斗力。

    再時隔一天之后,戰平安、聶凌波二女相繼恢復,雖然沒有完全恢復,但已經不影響戰斗了。

    七日之后,蘇陽蘇醒,已無大礙。

    畢竟,蘇陽和戰天使一戰,雖然損傷不輕,但更多還是消耗太大,恢復之后,些許傷勢已經造不成什么太大的影響。

    至此,蒼穹集團依然緩過勁來,這時候就算再出現什么幺蛾子,也已無懼一戰。

    所幸,直至奪金鱗之爭的時間徹底來臨的那一刻,也沒有再出現什么意外發生,蒼穹集團順順利利的成為這一次奪金鱗之爭的最終贏家。

    (本章完) ( 邪帝傳人在都市 http://www.xmqhjf.tw/9/9330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。

穿越小說吧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,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://www.xmqhjf.tw

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乐彩网